top of page

下一個數位顛覆-CIO角色的轉變

(轉載自 CIO Taiwan 網站)


數位顛覆帶來了企業組織新的生存挑戰,有五個發展趨勢正在重塑CIO的角色!


  • 市場變化的步伐

  • 地緣政治轉變

  • 新的企業營運模式

  • 創造業務價值的共享生態系統

  • 混搭的公司高層角色



當分析師開始預測CIO在2020年將面臨的挑戰時,不確定性已成為一個普遍的主軸。 但是很少有人會想到,新型冠狀病毒會把美國的辦公樓和校園變成鬼城,並迫使CIO升級多數員工的遠端工作系統,也必須面對不可預見的未來,從而制訂更廣泛的應變計劃。 如同CIO為了應對病毒大流行所耗費的額外時間,這一連串長期的全球、經濟和組織問題一方面干擾了CIO角色原有的職責,一方面也促使他們擴大知識和能力。 Gartner分析師暨副總裁 Irving Tyler 說:「CIO的工作真的越來越難了。」除了核心職責外,當今的CIO還應了解數位設計,將產品管理準則應用於IT管理,幫助改變其企業文化,並考量世界各地隱私法條的影響。Tyler說:「所有這些都是CIO從未考慮過的既重大又複雜(complicated and complex)的問題。」 這些變化,讓CIO們和產業分析師對於新CIO角色的重新塑造,以及CIO需要的技能上更進一步思考。



市場變化的步伐


除了應對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之外,成功的組織還需具有高度的適應性,可以主動和持續地思考其核心業務概念和價值主張,並且迅速進行調整。 服務於CIO和技術領導者的Forrester副總裁暨首席分析師 Brian Hopkins 說,對於大多數CIO來說,挑戰在於如何使用技術來建造具有足夠靈活性以適應市場變化的組織。 「你必須將自己定位為生態系統的建構者,或者透過參與多個生態系統來定位自己。」 Hopkins說,要成為具備適應性的企業組織,還需要建立、試驗和運行多種業務模型。


對CIO而言,便是「你要如何幫助CFO了解如何配置財務和會計系統,以便讓你靈活運算收入並執行多重業務模型。」 「雖然人力資源和IT提供不同的服務,但你可以使用不同的業務模型靈活地將它們組合在一起,以滿足不同的需求和不同的業務部門。」他補充說,「導入可調適的技術堆疊管理方式,運用平台以及雲端和AI等指數成長的技術,並藉助技術進行了突破性的創新。」



地緣政治轉變


Tyler說,地緣政治(Geopolitical)的變化正造就網際網路變遷,這對CIO的工作產生了重大影響。「過去,我們一直在朝著普遍的觀點前進,也就是希望每個人都擁有相同的系統,以相同的方式使用它們,我們希望資訊能夠不受限制地流動。但現在,我們對數位社會進行了細分-美國網路、歐洲網路,與俄羅斯網路-以及產生新法律和法規的政治,宗教和價值體系內涵,從加州的《消費者隱私保護法》(CCPA)到歐盟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DPR)。


「對於CIO來說,這將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Tyler這麼說,「他們將不得不弄清楚如何將全球網路聯合起來進行應用。」,這需要CIO擔任分析師角色。「CIO可以增加最大價值的是,除了了解技術本身以外,還要了解技術的影響面向」,例如這些技術的應用方式,它們如何影響社會的價值體系,它們對這些價值體系的潛在危險,以及導致社會應用新的商業法律和限制等因素。 他補充說:「這對CIO來說是新的責任,因為他們不能只是將技術提供給業務領導者,而讓他們在不了解後果的情況下應用技術。」「最終,CIO將成為改變系統以應對後果的人。」



新的企業營運模式


泰勒說,許多組織已經建立了新的數位業務模型,但是大多數還沒有準備好營運他們。 領導、管理結構、工作方式和決策過程等,在很大程度上仍基於傳統的業務模型。 現在人們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合作。他補充說,你會看到不同類型的團隊結構、不同的工作速度和敏捷性要求。 全球性的IT變更管理培訓和諮詢公司 Pink Elephant,其研發副總裁 Troy DuMoulin 說:「CIO承受著公司進化速度的壓力,但是除非我們都朝著相同的方向前進,否則無法實現快速發展。」


「CIO這個領導者的角色是建立一種共同的認同感,即對我們、我們的價值觀、我們的方向,我們將如何在這裡做事的感覺,這是對於這個組織最重要的。」 CIO必須參與設計和執行有效的企業業務和營運模型,並影響實務、決策和文化的改變,Tyler說:「技術將成為所有這些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



創造業務價值的共享生態系統


由於生態系統和其動力來源的技術,未來商業價值的創造和分配將有很大不同。 「大多數傳統的商業模式都是以我為導向的-我的產品、我的客戶、我的供應商。現在,我們必須意識到我們必須與他人的產品和服務聯合起來,並共存於生態系統中,以造就我們的成功。」Tyler說。


這通常意味著放棄產品「調味秘方」之類的可能,並與合作夥伴共享可能會找到100種使用該產品的新方法,這對雙方都有利。但這也可能意味著要脫離傳統的進入市場的方法,進而探索新的數位通路。 Tyler說:「價值分配和創造方式的整個概念正在改變,傳統方法正處於危險之中。」「這種觀念轉變是所有公司高層最大的顛覆性挑戰之一,但對於CIO而言也是如此。」他們將需要戰略技能、風險管理知識,以及分析風險與回報的能力。



混搭的公司高層角色


如今,業務戰略是建立在技術之上的,「但是在傳統組織中,許多高階主管的對抗角色彼此之間並不了解,並且期望值不一致,」麻省理工學院(MIT)製造與生產力實驗室執行董事暨研究科學家 Abel Sanchez 博士說。這可能是組織為何要合併IT、數位和資料等不同角色,或保留CIO獨立,並向特定高層報告的原因之一。


Claus Torp Jensen 在紐約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癌症中心擔任數位長(CDO)、技術長(CTO)和CIO的角色,他提到「IT的角色正處於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具有思想領導力的企業,在新的技術領導者的領導下,整合了CIO、CTO、數位長、架構長(chief architect)、資料長(chief data officer)和創新長(chief innovation officer)等所有角色的要素。 其他公司則分別有資訊長、資料長、客戶長和其他職務,Hopkins說:「他們開始進行混合搭配和階層式的賓果遊戲,以確定誰應該向誰報告。」


「或者組織正在聘用CIO,並將他們在CXO中的工作提升到CTO/COO角色。」 Tyler建議CIO以開放的心態為改變自己的角色做好準備,以適應變化和並花時間學習。 他說:「要成為一名高階主管,花很多時間學習、提出問題並與你領域外的專家交談是必要的。」


 

(轉載自 CIO Taiwan 網站)

2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subscribe_button.png

2023 @ Inno-Thought and its affiliates. All rights reserved.

bottom of page